??银行2017年业绩呈现了几项与以往不同的变化。

??一是在所得税费用上,多家银行2017年所得税费用增长为负,邮储银行、中信银行、宁波银行四季度所得税费用为负值。主要与几家银行三农信贷免税、加大对债券、货币基金资产配置等有关。

??二是邮储、交行、中信、民生、宁波银行等投资收益增长明显,特别是宁波银行货币基金投资收益达37.6亿元,同比大增18.8倍。

??三是大型银行、股份行纷纷提高拨备覆盖率,除为未来的损失做准备,也有调整利润的考量。

??“消失”的所得税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年报中观察,部分银行2017年四季度所得税甚至为负数,包括邮储银行、中信银行、宁波银行。

??这三家银行2017年全年所得税为34.02亿元、93.98亿元、8.08亿元,前三季度所得税分别为52.9亿元、95.4亿元、9.5亿元,以此相减四季度所得税分别减少18.9亿元、1.4亿元、1.4亿元。

??所得税减少,各家银行原因不一。

??如邮储银行2017年减免税收入96.3亿元,同比增加18.85亿元。邮储银行2017年财报称,所得税费用34.02亿元,实际税率为6.66%,低于25%的法定税率,主要反映来自国债、地方政府债、铁道债、长期专项金融债券及农户小额贷款等利息收入中免税收入的影响。

??建行财报称,所得税费用下降,主要是由于中国国债及地方政府债券利息收入按税法规定为免税收益,2017年该行进一步增持了地方政府债券。

??中小银行所得税减少则多与投资相关。中信银行财报称,2017年所得税费用下降26.70%,有效税率为17.98%,比上年下降5.50个百分点,主要由于国债、地方债等永久性差异纳税调减项目增加所致。宁波银行财报称,所得税2017年减少55.85%,是由于免税资产投资规模增加。

??在此情况下,2017年,多家银行利润形成比较明显的“剪刀差”,即税前利润与税后净利润的增速不一致。

??表现为多家银行税前利润为负,税后的净利润则由负转正。交通银行2017年税前利润增速为负,为-3.3%,但净利润增速达4.49%。中信银行2017年税前利润增速-4.27%,净利润增速为2.61%。盛京银行税前利润增速为-5.50%,净利润达10.12%。

??此外,多家银行税后利润增速远超税前利润,二者剪刀差扩大。民生银行、浙商银行2017年税前利润分别为0.52%、2.35%,净利润增速达4.40%、8.07%。宁波银行税前利润增速为5.30%,净利润增速高达19.60%,剪刀差扩大至14.30%。

??造成这一情况的原因,首先是缴税因素,银行2017年所得税普遍大幅下降。

??如工行、建行、交行2017年所得税分别减少约69.8亿元、66.5亿元、58.9亿元,使得这几家银行分别从税前利润0.37%、1.55%、-3.30%,提升至净利润2.99%、4.83%、4.49%。

??依赖投资收益

??构成银行收入结构的,主要包括利息、手续费和佣金(即“中收”)、投资等三项收入。

??在金融去杠杆、资金成本上升背景下,大型银行、农商行依靠负债端存款优势,有能力获取成本较低的资金,2017年净息差、利润增速率先反弹。四大行2017年中收净收入几乎全线萎缩或与去年持平,但利息净收入大幅增加。

??与之相比,股份行、城商行承受了较大的资金压力,加之资管、表外业务强监管,2017年利息收入、手续费及佣金等中间收入变化不一,但多呈下降情况。股份行中,除招行外,其余的利息净收入全部下降。城商行中,除徽商、锦州、中原三家,其余的利息净收入也全线下降。

??投资收入成为部分中小银行增厚收益的重要途径,加之国债、货币基金的免税效应,业绩更为可观。

??实际上,四大行、招行这些净利润排名前五的银行,投资收益要么增幅不大,要么大幅减少。投资收益大幅增加的,包括邮储、交行、中信、民生、宁波银行等。

??如邮储银行2017年交易净收益18.75亿元,较上年增加12.11亿元,主要由于交易性同业存单业务交易收益增加。证券投资净收益222.55亿元,较上年增加67.76亿元,主要由于商业银行理财产品投资收益增加。

??中信银行投资收益为69.88亿元,比上年增加29.94亿元,主要由于资产证券化损益和交易性债券实现收益增加。

??值得注意的是宁波银行,该行是唯一净息差反弹的银行。该行收入大幅增加的原因之一是配置货币基金带来投资收益的高速增长,货币基金投资收益达37.6亿元,同比大增18.8倍,带动非息收入同比大增46.8%,对业绩增长正贡献10.5%。申万宏源报告称,2017年上市银行尤其是中小银行在资产配置方面更多偏向于货币基金,宁波银行基金投资规模由2016年的2亿元高速扩张至1192亿元。

??拨备率调节收益

??2017年四季度,一个明显的变化是,各家银行纷纷调高拨备覆盖率,与上半年部分银行释放拨备回填利润的情况完全不同。

??拨备覆盖率是银行重要的风险指标之一,若调高拨备率往往意味着对未来的风险预估更大。

??招行副行长唐志宏在该行投资者业绩会上表示,拨备是管控资产质量重要工具,不仅是不良率生成率的结果,也表现为未来的损失做的最后的准备。银行的审慎主要表现在拨备上,拨备表现为逆周期的。虽然现在资产质量好转,未来还会保持进一步好转的趋势,但在经济由高速增长向质量增长的转变中,体质结构矛盾还将持续暴露,一定会表现在企业的风险,传导到银行。

??从数据看,除平安银行外,几乎所有大型银行、股份制银行全部提高了拨备覆盖率。如中信银行2017年拨备覆盖率、贷款拨备率分别为 169.44%和2.84%,比上年末分别上升13.94 、0.22个百分点。

??有银行业分析师表示,拨备覆盖率一定程度上成为银行调节利润的重要工具。银行根据年初目标确定净利润,再根据净利润、所得税倒推税前利润,根据税前利润、资产质量情况调节拨备覆盖率目标。